宠物 宠物
 
宠物 > 宠物资讯 > 文章内容

重庆首批农村派出所民警眼中的坚守与变迁

发布者:宠物

发布时间L:2019-06-14



重庆首批农村派出所民警眼中的坚守与变迁

郑凯杨红军▲最初的土主派出所,位于土主电影院(已拆除)。 ▲如今的土主派出所1996年7月,土主派出所搬迁至土主西街,民警在门前合影留念。

使用电脑处理户籍工作的杨红军从1994年重庆第一批农村派出所成立,到现在已25年。

郑凯和杨红军,是重庆第一批农村派出所民警。

从1994年到沙坪坝区土主派出所工作至今,两人是所里仅存的见证该派出所成立的民警。

25年来,当地发展日新月异,两人也亲眼目睹了土主的沧桑变迁,而不变的,是两人在街上巡逻的身影。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余珂静摄影报道部分图片资料由警方提供5个人的派出所1994年7月前,还归属原巴县的土主镇没有自己的派出所。 如果有当地群众报警,从青木关派出所或陈家桥派出所出警的民警要花一两个小时,经319国道绕歌乐山才能抵达土主。

今年45岁的杨红军说:“当年有相关规定,全国公安机关要做到一乡一镇一所,重庆成立了第一批农村派出所,土主派出所就是其中之一。

”“是1994年7月19日。

”今年53岁的郑凯不假思索地报出这个日期。 那是土主派出所——他已工作25年的地方——挂牌成立的日子。 土主派出所成立之初,当地政府从电影院划了3个房间用以办公。

办公室、候问室和值班室,满足了这个派出所的基本运转需要。 在电影院楼上一个狭窄的门脸儿旁,一块写着“巴县公安局土主派出所”的牌子挂了出来,宣示着土主派出所的成立。

派出所成立之初,只有5名民警,平均年龄31岁。

时年28岁、从部队退役的郑凯,和时年20岁、从警校毕业的杨红军,就在这里相遇了。

当时的他们,谁也没有想过,自己将和对方共同坚守在这片土地上25年,乃至更久。 挨打的年轻警察“站住!你们干什么?”歌舞厅前,一位穿着绿色警服的年轻人厉声喝问面前4个醉醺醺的大汉。 这四个大汉凭着酒劲,正逃票硬闯歌舞厅,眼见有人阻止,为首一姓宋的汉子往地上啐一口,回道:“你算老几?”带头逼上去,突然一拳打在年轻警察脸上,年轻警察的脸上顿时鲜血直流。 这位年轻警察是部队出身,性子刚猛,也不退让,一手抹去挡住视线的血,往地上一甩,冲上去阻止这几个醉汉扰乱秩序。

但他还是寡不敌众,节节败退。 等到同事闻讯赶来时,年轻警察的模样甚是狼狈。

回忆起自己1995年被袭的那场经历,郑凯笑着说:“当时现场的群众都很遵守秩序,他却突然上来对着我就是一拳。

”一旁的杨红军接话:“他们打了郑凯就跑,但怎么跑得脱哦?!我们当晚就把这4个人全抓住了,领头的那个后来被判了刑。

”土主派出所成立之初,就面临着当地治安环境恶劣的问题。

杨红军说:“当年的治安很有特点,但是不难处理。

土主绝大多数的群众都是非常遵纪守法的,但个别害群之马的存在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比如说郑凯被打那次,在大家都规规矩矩排队买票的时候,突然跳出来几个人动手打警察,那个影响就太坏了。

”杨红军说,当时所有人都用十二分力气去做治安方面的工作,派出所成立半年就打击了12人。

这里所谓的打击,是指被处理人员最终被判刑。 直到1995年末,这些害群之马被民警扫除得差不多了,当地治安迅速好转。

从那以后的很长时间,民警处理得最多的治安问题,就是村民间的口角纠纷。 不断变化的路25年来,两位老民警都对当地的路,有深刻的印象。 1994年末,郑凯出了一次警,目的地是距派出所十四五公里远的一户人家。

当郑凯处理完事务准备离开时,已是晚上8点过。

去时只走了1个小时,回来却用了4个小时——郑凯迷路了!那时的土主镇,山路居多,一路上又没有路灯,偏偏又赶上那晚起了雾,郑凯在山里转了4个小时才走出来。 回忆起那次迷路的经历,郑凯说:“以前道路不便,很多腿脚不便的老年人要办个什么手续,都是我们上门去。

不像现在,路修得好、修得多,到哪儿出警都方便。

”杨红军说,自己和当地落后的交通环境磨了十多年。 杨红军家住沙坪坝天星桥一带,周一上班得早上6点起床出发,先坐公交到新桥医院,转车到团结村再换乘中巴车,才能在9点之前赶到土主派出所。

由于交通不便,杨红军周一到了派出所就在所里住下,直到周末才会回家。

在最困难的时候,要从土主派出所去巴县公安局开上午的会,得提前一天出发。

也因为这种生活节奏,杨红军直到29岁才通过相亲解决了个人问题。 他说:“没办法,长期住在所里,没机会认识对象。

经别人介绍了几位,对方又总是因为我老不在城里,吹了。

最后总算跟一位在江北公安机关工作的女生有缘,她也是干这行的,理解我,才总算是结了婚。

”这种情况直到2006年大学城隧道开通,才有所好转,让杨红军的上班通勤时间减少了1个多小时。

而他彻底告别住派出所的日子,则是2014年买车之后了。

两位民警见证着当地道路条件的变迁,也见证着当地的快速发展。 “老家伙”的新问题25年的发展变迁,也给警务工作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97年11月以前,土主派出所人口管理业务全靠纸笔,当时还使用过一段时间手写身份证和户口本。

直到1997年11月,所里配上电脑,由所里唯一会使用电脑的杨红军操作,处理人口管理的工作。 随着电脑的使用,土主镇开始全面推行新一代红壳户口本和机打身份证,替换掉以前的蓝壳户口本和手写身份证。 本来所里就人少事多,杨红军只能抽时间进行户籍信息录入工作,于是这项替换录入工作就成了一场漫长的攻坚战。 用了一年多时间,土主派出所的5名民警总算是把当地23000多人的户口本全部替换掉。 随着当地经济发展,大量外来务工人口涌入,人口流动性加大,也给土主派出所民警带来了新问题。

郑凯说:“一些以前根本没有的问题,随着人口流动性加强而出现了,最直观的体现就是群众之间的纠纷多样化。 以前总体来说,大家都不是很富裕,能扯起来的纠纷种类很少。

现在经济发展起来,群众间起的纠纷花样更多,也更复杂。 可能今天这个人占了别人的车位,明天那个人电视声音太大扰民,这些都是以前几乎不会发生的纠纷。

”郑凯举例说,以前是通过黑板报来宣传融洽警群关系,后来发展到用横幅、电子题词板,到现在则多是全彩展板。

其实,在搞好警群关系方面,以及处理新出现的纠纷方面,只要在新技术跟上的同时,配上“老家伙”们服务群众的老经验,就没有不好打交道的群众,没有处理不好的新问题。 不变的真心热血弹指一挥间,25年过去了,郑凯和杨红军也在土主派出所坚守了25年。 这25年,两人经历了太多的沧桑变化。 蓦然回首细数,派出所搬迁过两次,领导换了10轮,有更多的老同事离开,年轻的同事到来。 杨红军回忆:“那个时候人少,大家都是‘万金油’,派出所的什么工作都得干、都得学。 ”反观现在,土主派出所已经有26名民警,杨红军、郑凯两人一直在这里,看着当年的小娃成家生子,又守护着新的幼苗长大成人。

杨红军表示,虽然这里变化很多,很大,但总有些东西是从未变过的。

就像黑板报变成横幅,变成电子题词板,变成全彩展板,但这些东西后面的真心热血从未改变。 一辈子都在基层,都在一线,郑凯只用淡淡两句话作为自己的事业总结:“保一方平安,没有遗憾。 如果可以,我还想再来25年。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 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

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重庆首批农村派出所民警眼中的坚守与变迁 本文被阅读13 次
上一篇:【锦塔】补天灵片价格 下一篇:4237.关于磁场温差和地热异常带的思考

关于我们 产品分类 快速导航
怎么在手机上赚钱呢是优质的门户网站,在家里赚钱的方法致力为广大玩家朋友们打造专业的新热门手机排行榜等,如何在家挣钱欢迎大家一起多关注怎么在手机上赚钱呢。 习近平会见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督达达埃 日本海上保安厅将与自卫队共同作战干涉钓鱼岛 日本钓鱼岛中国 中融鑫价值混合C(004837)基金基本概况 定了!再过几天,这场全球瞩目的国际盛会将在海口举办 中信国安股份被轮候冻结涉及22.5亿股 慢性中耳炎的症状,慢性中耳炎的症状是什么 2019环万佛湖国际马拉松5月26日在安徽舒城鸣枪
  • 宠物资讯
  • 宠物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330256.com宠物 All Rights Reserved.